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我妻如奴伪续之sex_1977版】(1-5)

【我妻如奴伪续之sex_1977版】(1-5)




             伪续一(即第八章)   我暴虐、疯狂的挺动着下身一下下的重击着妻子丰满圆翘的臀部。   「啊……嗯……嗯……」妻子急促的喘息声中带着难耐的鼻音,泪水不停的
流出眼眶。   细嫩的阴道又湿又热还不断的收缩,阴道的内壁不停的蠕动着,反复的挤压
着我的阴茎,带来的快感无法形容,但是我的心里却似乎有小刀在不停的割着、
搅着……刀割般的痛压抑着心胸,悲愤的不能自己……   窗户上那张极度扭曲愤怒的脸和妻子动人的胴体,那被窗户极度挤压的变形
的丰满胸部,泪流满面的脸,喘息而微张的红唇倒影在一起,组成了一副别样的
淫靡画面。   我越来越激动,越来越疯狂……阴茎变得越来越硬,异样的快感填满了我的
心胸,那种心里一边滴着血,一边又异样的兴奋纠结在一起,说不出是痛,还是
幸福,还是悲哀,还是兴奋。   突然,门铃响了,突来的惊吓让妻子全身都在剧烈地颤抖,瞬间高潮了。头
部猛地向后高高的仰起。   「啊……」   唇间发出高声的呻吟,整个人都无力的紧贴到窗户上,浑身不停的哆嗦,阴
道在剧烈的收缩,肉壁在不断的按摩着我的阴茎。浓烈的爱液汹涌而出,充满了
整个阴道。阴道内的温度极具上升,一股又烫又烈的阴精浇在我的龟头上,让我
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无法抑制的强烈射精感让我闷声得将抑制不住精液在
妻子的阴道深处激射而出。   「啊……」激烈的精液击打着妻子的阴道深处的子宫,让妻子不由自主的再
次高声呻吟。   肉棒在不停的抽搐,热热浓稠稠的精液在不断的狂洩喷洒着,妻子娇嫩的肉
壁紧紧的吸吮著我的阴茎,那种无数只小手挤、压、按、摩使我达到了前所未有
的高峰,那种刺激的吸吮和爆射后的无力感害我一阵晕眩站不住,腿脚一软,缓
慢無力地坐到倒在地上,随着我的动作,依旧坚挺的阴茎缓缓的从妻子紧凑淫靡
的阴道中退出,当离开洞口的一瞬间。   「恩……」   妻子发出低沉的鼻音,软若无骨般的全身抖动着顺着窗户滑落,无力的依靠
在地面。   ……   这就是我的女神,我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女神,我生命中最
重要的人。那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刺激的变态的快感生上心头……突然我看见窗户
上的那张扭曲愤怒的脸,它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样的陌生,那是我的脸……又
似乎不是……   门铃声又一次的响起,并伴随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用手支撑着从地上站
了起来,5次的激射使得身体不由得有些虚弱,发软。我提好裤子走向房门,眼
角的余光看见妻子颤抖的身体努力的想挣扎起来,但没有成功。   我从猫眼向外望去,门外站立着的是静,刚刚应付完天台上那两个人的她,
抱着妻子的衣服站在门外,按着门铃。敲着房门。我打开房门,放她进来。开门
的那一刻,扫到妻子的身体剧烈的抖动着。仿佛全身上下都被塞满了跳蛋……直
到静的声音传来才缓了下来……   「真慢……干什么呢……」静边说边走进房间。将妻子的衣物仍在了床上。   静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还在颤抖的妻子,笑着说:「呦,主人,你不会又上
了这母狗一次吧?」   说完盯着妻子雪白的肉体,目光一边仔细的从泪流满面的脸看到微微颤抖的
乳房,再停留到淫靡而又红肿的阴部。嘴里一边挖苦着:「呦……真不愧是骚货
呀……真会勾引人。刚才真是不要脸啊!装狗爬,爬着爬着都能高潮!呵呵!刚
才真是不应该放你走!应该让那两个人也好好的欣赏下你那骚样子……」   望着妻子的样子,静的挖苦声不由的让我越发烦躁起来。   「够了,别说了!」我对静喝斥道。   静回望着我,看着我脸上不耐的表情说:「受不了了?心疼了?得了吧!你
别被这个臭婊子骗了,她可骚着呢,没什么是她不敢做的,和X涛她哪一样没做
过,也没见这样!就会在这里装!」   说着对着抽泣的妻子大喊:「骚货,怎么了?不服气啊!现在知道在这里装
起清高了,觉得自己很委屈啊,我呸……怎么以前和X涛一起做的时候也没见你
这样啊!不是很享受吗!还老公、老公的叫的不知道有多亲热,怎么和自己真老
公在一起反而不叫了?还流眼泪,呸……就会装……骚货……荡妇……」   听到这里我的心剧烈的抽动了起来,一团撕心裂肺的剧痛在胸中四处激撞,
冲散了恨意,仿佛要随时把我整个人撕裂……   说着说着静的情绪也突然激动了起来,冲到妻子身边拼命地用脚狠命地踢打
着妻子,嘴里喊着:「叫你装……叫你骚……臭婊子……小骚货……」   看着妻子被踢打的痛苦样子,即将爆发的心不由涌现出一种莫名的快意,魔
鬼般的意念涌上心头:「对,这婊子就是该被爆打,被蹂躏。我让你偷人,我让
你背叛,我让你伤害我的心,我让你辜负了我的爱……」   但是为什么心还是痛?   等等,「爱」,对啊,是「爱」!   望着妻子那痛苦而不断扭曲着染满了泪的脸,我入魔般疯狂的灵智开始清明
了起来……是啊,眼前的人我的妻子,我的至爱,我发誓要呵护一生一世的人。   而不是其它……   我终于明白心为什么会恨?为了「爱」而恨,恨她的背叛。她的不争。   为什么会痛,为了「爱」而痛,痛她的不堪,痛她的远去……   但是,我爱她!我还爱她……不需要理由,不需要道理。我就是「爱」她,
曾经爱她爱的死去活来,爱的天荒地老……   现在依然爱……爱她爱到到恨……爱她爱到痛……   她是我的「爱」,谁也不能伤害她,谁也不能……   注视眼前的一切的我猛的大喊:「够了!」   随即上前一把抓住静空中挥舞着的手臂,狠狠地一把推开了她。她一屁股坐
在了地上。疯狂的辱骂声戞然而止……动作也随之静止,望向我的目光充满了诧
异,无比的诧异……   妻子和静似乎都被吓住了,房间内不由自主的静止了下来,只剩下妻子小声
的呜咽声。三个静止不动的身体周围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气氛,组成了一幅凝重,
压抑的图画……   半响,静望向我的那诧异而空洞的眼神回复了清明,转而散发出灼烧般的火
焰。   猛的一下站起,指着地上的妻子,狂暴的大声吼叫了起来:「为什么?你为
什么要护着这个婊子?」   我没有回答,只是呆呆地看着妻子,一言不发。   「为什么?因为爱,因为她还是我的爱。」我心里回应着,想恨……但心里
只有痛……只剩痛……痛的不愿去恨,痛的思想呆滞,痛的无法回答……   没有得到答案的静更加疯狂了,怒吼着:「说啊为什么?你还是个男人吗?
她不要脸的偷男人啊……」   「你个绿帽子龟,她背叛了你啊,彻底的背叛啊!她就是个婊子,是个最下
贱的骚货。我是不要脸,可是和她比起来我就是圣女,变态下流不要脸的事她和
涛那件不敢做!那种没做过!她什么都和涛做了,你这个荡妇老婆的处女屁眼还
是X涛第一个进的,她亲口说心甘情愿献给X涛的,你知道X涛那天晚上有多高
兴吗?」   见我还是没有回答,静继续喊着:「对了,你还不知道吧,这婊子不但X涛
搞,和黑蛋、勾子也搞过了,还是他们三个一起轮她,整整搞了两天啊!听说都
快被操昏了还喊着老公继续……」   心剧烈的跳动着,心底的火像火山一般的剧烈的喷发着,但是不知为什么心
头已经升不起来恨意,只留下了痛……剧痛……彻骨铭心的剧痛……已经无法思
考,只想把已经千疮百孔的心从胸前中撤出来撕得粉碎……灵魂仿佛已经离体而
去……无法再控制自己的身体,连动一下都不行,只能依旧呆滞地望着妻子。   见到我一点反应也没有,静仿佛不敢置信地望着我。   踉跄的后退了一步,眼角开始流出泪水,又猛地扑向了我,抱住了我,用双
拳不停击打着我,大声的痛哭着,喊着:「她有什么好的,就会装样子,就会假
正经,就会装高贵,脱了衣服,就是一个淫荡下贱的婊子。这样的婊子有什么好
的,就是一条会勾引人的母狗,勾引的涛为她的掉了魂。为她不要我……现在连
你这个绿帽子龟也是这样,她偷人啊……给你带了这么多的绿帽子,你竟然还护
着她,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还要不要脸?」   我依旧一动不动,我已经无法反应……   「为什么啊!我不甘心啊!我好恨啊……」说着静猛的推开了我,跑向房门
拉开房门痛哭地跑了出去……脚步声一会儿就消失了,只留下房门关闭时重重的
一声「砰」……   静的离去让我和妻子都回复了过来。   我出窍的灵魂在门响的一霎那归附了肉体,那抽搐般的剧痛使我立不住自己
的脚步,蹒跚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无力的依靠着……急促的粗
喘着。   那一瞬后,妻子无力的双臂也几次努力的想支撑起身躯,但是都没能成功。   看着眼前的妻子,突然感到眼前的人是那样的陌生,那样的遥远……仿佛随
时可以远去,随时可以消失……心情越发的奇怪,分不清是刺激,愤怒,窃喜,
激动,还是悲哀、失望、心碎、郁闷。不知觉的痴了……   漫长的一段时间内,房间里只剩下我粗重的喘息声,妻子无力的抽泣声,相
互的交织着,久久不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妻子逐渐的恢复了过来,双手缓慢的支撑着地面,柔弱的
身躯一寸寸的坐了起来,布满泪痕而显得更加苍白的脸向着我抬了起来。紧咬的
双唇缓缓地分开,带着呜咽的声音如珠般吐出:「峰……对不起……」   妻子柔弱带泣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复杂的心理难以平复。   静的声音又仿佛尽在耳边:「这婊子的屁眼还是X涛第一个进的,你知道X
涛那晚有多高兴吗?」。   逐渐回想起这些的心里,所有的情绪都被越燃越炽的怒火所代替,再也压抑
不住的爆发了出来。我猛地站了起来冲向了妻子,一把抓住妻子柔弱的双肩,用
力的摇晃着,大喊着:「为什么?」   「说!到底是为什么?」   「说啊……」   「你倒是说啊!」   无论我怎么问,妻子始终哭泣的回答着:「对不起……峰……对不起……对
不起……」   妻子的态度使我越来越愤怒。终于按捺不住的我狠狠地把妻子推到在地上,
反身拿起了九尾鞭。   「我叫你骚!」   「我叫你偷人!」   「我叫你淫荡!」   伴随着我的怒吼,鞭子重重地抽打在妻子的身上。   妻子的背上、妻子的腿上、妻子的臀上,甚至妻子红肿的阴部上,一道道红
印随着鞭打显现出来,妻子痛苦的呻吟着,哭泣着,可妻子在痛苦中逐渐羞红似
火的脸庞,以及时不时轻咬着牙关「嘶嘶」的喘息。让我却总觉得从妻子是在享
受着。   听着妻子那带着一丝淫靡的痛苦呻吟。看着妻子那似乎还迎合着我鞭打的身
体。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我郁闷极了,同时一种兴奋感也升上心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异样的兴
奋逐渐代替了其它。因过度射精而无力抬头的阴茎似乎又有了反应。一点点的抬
起头来。我感到我又想发泄了。   「妈的,婊子,你还享受起来了。」我停止了抽打,一把揪住了妻子乌黑的
秀发,将妻子提了起来。   「婊子,你不是喜欢这个吗,来,我给你,给我好好地舔。」   说完将妻子痛苦而扭曲的脸拉向了我的下身。将我半软不硬的阴茎硬塞入了
妻子的口中。手顺势抓住她的一只乳房狠狠揉捏起来。   「呜……」妻子忍着头上撕扯的剧痛,努力的含住我的阴茎。灵动的舌尖不
断地舔动着我的龟头,马眼……卖力的不断吸吮着……   肉棒上传来的快感让我一阵的舒爽,不由的放开了手中的秀发。   头部失去了拉扯的妻子一下子软倒了,小嘴也吐出了正在吸吮的肉棒。润滑
的口水如丝线般连接在龟头和妻子的嘴角,映着昏暗的灯光显出银子般充满淫靡
色彩的的靓丽光泽!   软倒的妻子好像感到失去什么最宝贵的东西似的,慌忙努力的挣扎着坐了起
来,跪倒在我的身前,双手捧扶着肉棒,紧紧的含在了小嘴里,仿佛害怕一松开
就彻底的失去了。柔滑的舌头不断地撩拨着,缠绕着我的肉棒,龟头,敏感处感
觉又软又滑。   马眼也反复的感到粉红色的舌头在不停地舔缭。半硬的肉棒被直吞至没。层
层的快感不停地传递而来。   这一刻,我陶醉了……   已经爆射了五次的阴茎最终还是没能挺立起来,想发泄的欲望也慢慢的淡了
下来,随着欲望的消失,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随之阴茎也慢慢的收缩着,妻子
感到了我的变化,更加卖力的吞吐着。   心情平复的我看着手里已经变形的乳房,想起妻子昨晚不堪剧痛的求饶,再
看着面前妻子宁可忍着胸前远远超出昨晚般的剧痛,依旧努力吞吐着,吸吮着我
逐渐软化的阴茎而抽搐的脸,我心软了。一种怜惜的痛涌上心头。突然觉得自己
很卑鄙,很无耻、很是该死……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心里问着自己。   放开了蹂躏着妻子乳房的手,扶住了妻子的下巴,抽出妻子仍在努力的小嘴
中的阴茎。沉痛的对妻子说着:「不用了……」   茫然的感触着一切的妻子似乎不习惯这一切,依旧想继续努力的靠向我的阴
茎……   「我说不用了!」看着妻子的继续我痛心的大吼着。   妻子被我的大吼吓住了,委屈充满歉意的双眼闪现着泪花,吃惊地看着我,
一动不动……妻子仿佛受到惊吓的小白兔,无比的令人怜惜……   这一刻,我感觉曾经的妻子又回到了身边,那曾经受了委屈但还是以我为主
的神情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动人,那么的让我怜惜。我忍不住的流出了眼泪,
一把拽起了妻子,紧紧的拥入了怀中。大声的说着:「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感受着这一切,妻子也紧紧地回抱着我,在我怀中放声大哭了起来:「对不
起,峰,真的对不起……」呜咽的语音随之响起。   两个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身影在昏暗的灯光下不分彼此,合二为一……许
久……许久……              伪续二(即第九章)   或许彼此都是太累了,虽然路上妻子似乎几次想要硬撑着对我说些什么,但
已经见底的精力让我无法在开车的同时继续分心聆听,发现这一切的妻子也就没
有再坚持下去。   回到家后的我们没有再交谈,反而一起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起床,发现妻子已经早早起床给我准备了比往常更丰盛的早点,我坐
在餐桌前一边享受着美味的早餐,一边观察着坐在对面的妻子。看着她那昨夜饱
受摧残而明显迟钝的动作,睡眠不足过度劳累而明显苍白的脸颊,再加上她那脸
上明显更加低我一头的态度。让我心里怎么都狠不下心来再责怪她,可是她和X
涛所做的一切又使我无法不介意,无法放开胸怀的去原谅她,哎,真是矛盾,算
了,不想了。我面无表情安静的用完了早餐,妻子似乎想说什么但看着我的脸色
始终没开口。   「今天要是不舒服就请假吧!」餐后对着正在收拾的妻子我先开了口。   「啊……」妻子对我的态度有些吃惊。   「好了,不舒服就不要勉强自己,好好休息一下吧!」   「嗯……好的!」听清了的妻子看上去很高兴。   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又回到了过去,但是现实是这样的残酷,我知道这都
是假象,我无法不介怀,可是我又实在是不忍心去提醒她离婚协议书的事情。算
了,先放放吧!   「我去公司了!你自己休息吧。」   我决定先不想了,先去公司处理一下事务。   「好的,早去早回!」妻子像往常一样的送我到门口,目送我离去。   哎,要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该多好。路上我不由自主的想着。   妻子一如既往的温柔和昨夜甘心忍受的表现,让我怎么样也无法再狠下心坚
决地提出离婚,而且不可否认的是内心里始终对妻子还是有几分不舍,不愿意放
弃她,虽然这是我不想承认的!可这是事实。   虽然对妻子有所不舍,但是X涛,狗日的X涛,我一定要找到你。你要为你
所作的付出应有的代价……   又想起了奸夫X涛。于是我决定再去找找,我先后去了X涛家里和工作的银
行,可惜那小子依然没有音信。   我很失望,又想到了静,哎,虽然我满足了静的要求,但静昨天负气失态地
跑了,现在就去联系肯定也不太合适。过几天再说吧。   对了,问问阿力有没有消息。   我联系了阿力,说了一堆,可惜还是没能有X涛的线索。   那小子不会真地跑到老家不回来了吧!我郁闷的一路想着。   想着想着,不知觉的已经来到了公司。   到了公司,我简单处理了下待批业务。中午闲下来时又想起了刚才阿力的规
劝:「老峰,你放心,只要有那小子的信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对了,嫂子那里你就原谅她吧,平时对你也不错,女人吗,那还没有个需
要,你又经常不在,也是让那个小白脸钻了空子。嫂子心里还是有你的!这你也
清楚。女人有时也是不由自主,而且嫂子又不愁吃,不愁穿。那方面的需要肯定
就更强了!你啊,也是太大意了!你还是多去SIS看看吧!那里分析的到位极
了,多补补课吧……」   哎,是我疏忽了吗?SIS?恩,去看看!   我打开了电脑,搜索到SIS,注册后寻找着相关的帖子仔细地看了起来,
一时忘记了时间。   几个小时过去了,我终于回过神来。双手轻柔着两边的太阳穴。   「女人的心里都隐藏这一个魔鬼,它的名字叫欲望……」思索着刚才看到的
评论贴和一些有关人妻的色文再回忆昨晚妻子的表现,一股魔鬼般的冲动升上心
头,此时是这么的想了解,想知道,想印证,想探秘妻子的那种欲望……   不由自主地起身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了妻子受虐调教的光碟。   走回了电脑,打开光驱,随手取出其中的一张放了进去,电脑读取后我点击
了播放。   视频开始播放了,只见妻子蹲在X涛的面前,丰满的乳房淫荡的从吊带裙中
挤了出来,雪白的奶子被紧紧的勒在窄紧的领口处,手捧着那小子的鸡巴卖力的
吸吮着……   「嗯……嗯……」   鼻音是那么的清晰。天使般的面孔,魔鬼般的动作,结合在一起时那样的完
美。显得别样的淫靡……我想是个男人恐怕都会恨不得冲上去将她狠狠地摁在身
下……我的阴茎一下子就直了起来。   妻子卖力地吸吮了一阵,那小子的鸡巴慢慢的坚硬了起来,仿佛感觉到了什
么,妻子吐出了那小子的鸡巴,目光转向了我的方向,凝视了起来。那带着潮红
的脸庞,一双星迷的眸子,微张的红唇上带着不明的液体……   这一切都让人发狂……   我不由的掏出了阴茎,狠狠地蠕动了起来……   「琳姐,你怎么停了?不是说好的吗,今天要射在这个口里?」那小子的声
音传来。他指了指妻子的小嘴。   「不是啦,小坏蛋,刚才那个熊的眼睛好像放红光啊……」   妻子指着摄像机。   「啊……是吗?我看看。」那小子走向了摄影机。「那有呀,你别疑神疑鬼
的了,这不好好的吗?」   「真的,我刚才看见了!」妻子肯定着。   「哎,你看,这不好好的吗?」摄像机靠近了妻子。   「对了,玻璃的眼珠啊,是不是刚才反光。」   「嗯,可能吧……」妻子迟疑的回答。   「行了,别再想了,你看气氛都搅没了。小弟弟都软了……」   那小子嘟囔着。   「小坏蛋,今天就算了吧,这几天心里很乱,我老是感到有人在看,老想着
峰,感觉很对不起他。」妻子说着站了起来,拉起了衣服。   「哼,老是这样,峰啊峰的……开口闭口都是你老公。那我算什么呢?鸭子
吗?」那小子似乎很生气。(你也知道自己是鸭!我恶意的思索着)   「哎……别这样,小坏蛋,别乱想了,咱们不是说好了吗,姐能给你的只有
身子,只能给你这样的快乐吗!」妻子安慰着。   「哼,这样的快乐,那样快乐啊!我没感觉出来,说好的事情不做,老是说
你老公,还怪我乱想……」   「好了,好了!姐姐怕了你了,别生气了,小坏蛋,又动什么鬼心思了,说
吧,你又想怎么样吧,姐姐依你……」   妻子走回了那小子的身边,轻摇着那小子。   「嘻嘻,这可是你答应的啊!说话要算数啊!」那小子如换了一个人般高兴
了起来。   「哎,我就知道你个小坏蛋没安好心,说吧,想怎么样?」   妻子看着那小子,无奈的回答。   「嘻嘻,那就这样……」那小子贴近妻子的耳边小声的说着。   「讨厌了,你个坏东西,羞死人了……」妻子娇羞的捶打着那小子。   看到这里,看到妻子小儿女般表现,激动的心中不由闪过一抹心痛。   妻子和那小子的对话仍在继续。   「琳姐,是你说的怎么都行的啊!可不能不算数啊!」   「可……可是这个真的是太羞人了……换一个好吗,要不姐姐还是让你搞后
面……好不?」   「不行,就要这个。」   「不行啦……我对老公都……」   「哼,又是你老公,还说什么给我快乐,随我,还不是骗人……」   「不是这样……」   「不是,那是怎么样?你一点都不在乎我,说又不做……」   「哎,小坏蛋啊!姐姐对你怎么样你也知道啦!后面都给了你了,连峰都没
有……」   「又是峰,张口闭口都是峰……每次都是这样,在乎我你又不做……我到底
算什么!」   「哎,好了好了,怕了你了,小冤家,我做就是了……」   说完妻子扭扭捏捏的脱去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雪白的令人迷醉的肉体,转
身背对着那小子跪在地毯上,她将上身伏低,丰满的圆臀朝后翘高,双手伸到臀
后,拉开自己的大阴唇,成熟湿红的性器彻底暴露在那小子的眼前。   「琳姐,别光做,快点说啊!」开始兴奋起来的那小子催促着。   「涛……涛主子,琳……琳奴向……你请……请安了。」   妻子扭捏着,害羞着低声的说出。随着诉说大量的阴液顺着阴部、大腿、激
流而下,汇集在地板上……   那小子兴奋地大吼一声,猛地扑了上去……   淫靡的表演开始了……   扑哧,一股白浊的液体喷射而出,击打在屏幕上,顺屏而下的白浊精液和已
经停止的色情画面组成了别样的淫靡……   看着光碟中妻子那乌黑的秀发,靡靡的双眸,羞红的脸颊,微张的小嘴,丰
满的圆臀,淫靡的性器,欲拒还迎的神态,激烈的交合,高声的呻吟。我控制不
了自己,自渎地射了……   回过神来的我,不得不承认光碟中的妻子仿佛换了一个人,曾经的高贵、大
方变成了娇媚、风骚。但是又是那么的自然,比以前更加的性感诱人,一言一行
都不由自主使人联想到了性,想好好的去爱她一番……   我又继续观看了几张妻子的光盘。这几张光盘也都是记录着妻子和X涛之间
的变态奸情,妻子在光盘中的表现也越来越放荡,越来越风骚,正如静所说的那
样:「你老婆在床上浪起来可疯呢,什么都敢玩,有些我没敢试的她都玩过。」   「她在里面发骚的样子,连我看了都脸红。」   那样……   光盘中妻子的确是什么都敢玩,什么都敢干,肛交、玩阴、口爆、颜射这些
稍稍正常的就不说了,连夹奶、捆绑、鞭打、放尿、遛狗这些轻度的SM也应有
尽有。通过对话及偶尔妻子动情时的「峰……峰……」的呼喊似乎可以看出妻子
心里似乎还是有我,但是这些却成为了X涛更近一步过分要求的借口,而反应过
来的妻子却总是欲拒还迎的接受了。   让我无比愤怒,感到自己就是一个借口,一个可以供二人继续深入淫乱的借
口。更令我愤怒的是妻子近几年来和我的亲密中从未出现过的深迷其中欲仙欲死
的神情……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感到一丝的无力……   但不可否认的是,眼前颠覆着自己心中原本存在的道德和伦理的激情视频,
使我心里的魔鬼欲望越来越强烈,真是恨不得片中的男主角就是自己。和妻子在
一起享受变态激情,一起颠龙倒凤,极度云雨……   想着想着就又回忆起了昨晚妻子的淫荡不堪的表现,再对照着视频中妻子肛
交、玩阴、口爆、颜射、夹奶、捆绑、鞭打、放尿、遛狗时的放荡无忌、陶醉神
情……真是越想越兴奋,越想越气……   兴奋着以前想都没想过极度刺激的性爱方式……又气着自己这些年都活到狗
身上去了!都没早点发现到如此极品的女人就在身边,而更气的是如此极品的妻
子竟然不是让自己而是让别人给开发了!想想就觉得真是憋气!感叹着自己要是
早点上SIS多看点色文,多受点性爱教育估计也就不会这样了吧!   哎!此时的我百感交集,对妻子本该淡漠的欲望反而更加强烈了起来,原本
坚定的离婚态度在欲望的冲击下又有所松动。可不管怎样我依然对妻子的这一切
感到不可思议,到底为了什么自己往昔那在床上温柔、高贵,仿佛不染红尘仙子
般的妻子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就变成了一个变态,无耻,似乎一个放荡不堪婊子
般的荡妇。   这样下去不行!我感到心里越来越软弱,越来越复杂的,越来越好奇,越来
越暴躁,越来越兴奋……   「回家问个清楚!不管怎样今天一定要搞明白。」   决定先要搞清楚一切的好奇心让我准备回家去仔细的询问妻子。但更真实的
是那心里的魔鬼欲望更催促着我早点回到妻子的身边……   我带上光盘和照片驱车回到了家,在家的妻子像往常一样上前帮我换鞋后我
们来到了客厅坐下。妻子告诉我她听我的话请了假没有去上班,而且她没有把女
儿接回来,因为她不想让女儿发现自己的身体不适。她还为此告诉老人让女儿在
他们那多住几天。还问我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害的她都没有能够提前为我准备饭
菜。   看着眼前温柔的诉说这的妻子,我感到一切都如同往常一样,似乎什么都没
有发生。可惜,这只是个梦……梦总有醒过来的时候……   看着始终沉默的我,似乎感到了压抑的妻子神色凄然的停止了诉说。周围一
下子安静了起来。   这安静的气氛是如此的压抑,我决定打破这种压抑……   「身体没事吧?」   「没……没事。」妻子缩了缩带有青紫鞭痕的手臂。   「真没事吗?昨晚的事,我没控制住,对不起。」看着妻子的手臂我有些不
忍。   「啊……真没事,都是我的错,对不起的应该是我,那是我该受的,你心里
舒服就好!」妻子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逐渐凄楚了起来!   「行了,别说了!」感到更加压抑的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昨晚怪我,你有权利选择更好的伴侣,追求更高级的性爱。我不该要求你
去宾馆。我这里给你道歉……」   「不,不是这样的,不怪你,是我下贱,都怪我!」妻子低声打断我,恐慌
的解释着。   「行了,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我只是想不明白,你怎么会开放到这一步?
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需要?」我转移了话题。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妻子紧咬这下唇,羞愧的低头沉默着没有回答。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我继续着。   ……   妻子微微的张开了口,但最终还是迟疑着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但是我能够
感觉到她是很想知道的。   「你自己没说怎么我却知道的一清二楚,很想不明白吧,其实我才最想不明
白,你平时不是很仔细吗?偷情这种事怎么这么大方?做了也就罢了,还要学流
行跟人家拍裸照,拍毛片,怎么,要留念啊!」妻子的沉默让我很不满,干脆把
话挑明。   ……   妻子一下子惊呆了。   「还大方的留给自己的小情人欣赏,你就不怕X涛给你公开?你就这么相信
他?喜欢他?爱他……还是你根本就无所谓?觉得很享受,自己愿意……」已经
挑明了的我干脆一气呵成。   「啊!没有,没有啊!」   惊呆了的妻子猛然间醒转了过来,一下子抬起头来,打断我矢口否认着。   「没有,这是什么?」妻子的态度令我火气一下子冒了出来,掏出照片和光
碟扔向了她。   「啊!这……怎么会……怎么会……」   看到照片和光碟的妻子一下子愣住了,小声嘟囔着。脸上却越发的羞愧了起
来,泪水逐渐滑落下来。   「要不要我给你放一下,内容真是精彩啊!看看,日期还写得真清楚,纪念
大片啊!」我忍不住的挖苦着。   反应过来的妻子泪水汹涌而出,双手紧握着照片和光碟。身体前倾带着呜咽
向我解释着:「峰,你要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照片是在我不清醒的情况下照
的,清醒后我知道了就全收回来烧掉了,可我没想到他还留下了一份。还有我真
的不知道他还拍了片子啊!你相信我。」   「相信你,你叫我怎么相信你?」我有些意兴阑珊。   「你一定要相信我啊!求你了……」妻子哭泣着哀求着。   「你知不知道已经无所谓了,事情已经都发生了,你的表现我也都看到了!
我只是很奇怪,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这么变态,还有你说爱我,爱就是这么爱
的?」我强忍着压制住自己愤怒的情绪,平稳的吐着字。   「我爱你,我真的爱你!」妻子大声的哭喊着。   「行了,别说这个!我想知道为什么?我要知道你和X涛之间的详细经过!
我有权利知道全部真相!」我再也压抑不住心胸中的怒火,愤怒的大吼着。   「峰!你别……你别生气,我说……我都说!」已经被我的话语击打的无处
藏身的妻子,望着因无比愤怒而面容扭曲的我,害怕的、惊恐的一点点坐直了身
体,抹了抹眼泪,开始羞耻的仔细从头讲述起她出轨的经过……              伪续三(即第十章)   琳的自白。   我叫琳,一个快乐的女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没有兄弟姐妹,从小不愁
吃穿,父疼母爱。过着幸福的日子。虽然有时严厉的家教、父母对男孩的渴求和
一个人的孤独都让我很伤心、害怕,但是不可否认,我生活在相比很多人更「幸
福」的家庭。我是快乐的。我是个快乐的女人。   我叫琳,一个幸福的女人,因为我遇见了峰,我的另一半,我的至爱。让我
愿意放下一切去服侍,去照顾,去关怀,去鼓励,去帮助,去「爱」的人。我爱
他,以前爱,现在爱,永远都爱。他让我的生活不再寂寞,不再孤独。   充满了色彩。我知道他也爱我,从他对我那充满了尊敬,呵护的眼神和行动
中我感觉的到。我们结合了,还有着一个可爱的女儿。女儿诞生的那一刻,我更
幸福了……虽然要是个男孩那就更完美了。但是即使这样,我也拥有了「幸福」
的一切。我是幸福的!我有一个幸福的家,为了峰,为了女儿,我会用自己一切
去维护这个幸福的家。我是那么的爱他们。我好幸福。我是个幸福的女人。   我叫琳,一个美丽的女人,每次所有人看向我的目光让我知道这是真的!我
喜欢别人带着急色的目光看着我,那种赤裸裸的目光让我感到兴奋,满足。我的
身体是诱人的,每次峰看着我的身体时眼中发出的光让我更加肯定这一切。   我喜欢他带着这种目光占有我,「爱」我……我喜欢那种感觉,它让我充满
充实,幸福。我多么想让他这么看我一辈子,可惜,最近几年,这种目光出现得
越来越少,因为他要处理他的事业。他越来越忙碌,在我身边的日子也越来越少
了。   我抗议过,但是看着他那为家忙碌的样子,我沉默了!虚伪的同意了。但是
我真的好像说:亲爱的,我爱你,我要的是你,不是别的……我是美丽的,虽然
很快美丽就会消逝,但是现在,我依然是美丽的。我是个美丽的女人。   我叫琳,一个虚伪的女人。每一个看到我的人,包括「峰」,都称赞我的高
贵,大方。都夸奖我像仙子一样洁白无瑕。都说我是完美的。   可是他们都不知道,我在欺骗着他们。从小的教育让我学会了这种欺骗。使
我不得不去欺骗。这种欺骗让我压抑,让我沉闷,让我想去反抗。但最终这成为
了习惯。我必须维持着这种习惯。人前我要维持,人后我也要维持。   在「峰」的面前,我更要维持。他喜欢我这样,我爱他,所以我必须努力的
去欺骗,包括在床上……我痛恨我的虚伪,我多么的想不在虚伪下去,但是我做
不到,真的做不到。我害怕,当我不在虚伪的时候,我会失去「峰」,失去我的
爱。所以为了爱,我只能这么的虚伪。我是个虚伪的女人。   我叫琳,一个淫荡的女人。从骨子里淫荡的女人。   我知道自己喜欢被男人「爱」。从知道有「性」开始,我就不断的幻想着自
己在做爱。在激烈的「爱」着……也许这一切每个女人都幻想过,但是用文静外
表伪装着的我却更加的强烈。   我希望自己能无时无刻的在被男人「爱」着。我淫荡的身体多么希望被男人
疼爱,被男人抚摸,被男人蹂躏,被男人摧残……可惜严厉的家教让我不敢去尝
试。这一切是这么的难熬,我压抑着……直到至爱「峰」的出现。他是那么的高
大英俊,那么的孔武有力。对我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好……我爱上他了,我希
望自己立刻就被他占有,被他摧残……   终于,那一天,他占有了我,但是似乎那不是我要的,我希望他能激烈、粗
暴的占有我,但是他是那样的温柔、怜惜……他的小心,呵护让我感动,虽然有
点遗憾,但是我更爱他了。我发现我已经离不开他,我真的爱上了他,我决定一
生一世的和他在一起,为他生儿育女,为他奉献我的一切。   但是内心的激动压制不住我淫荡的身体。我还是更希望能得到更强烈的「爱
情」。我多么希望他能够粗暴的占有我,可惜他没有,以后都没有……都怪我那
该死的伪装,在我的伪装下,他总是害怕把我弄伤,总是尽量的小心、谨慎……
他总是像呵护仙子般的对待我,可是我真的希望他更能像对婊子般的「爱」我。
我很我自己,为什么要伪装,为什么连床上也要装。   其实,我知道答案,因为我爱他,我害怕失去他的「爱」,更害怕失去他。
我害怕我撕去伪装,展现自己的淫荡后他会失望,他会不在「爱」我,他会离开
的……所以我不敢这么做,我只能继续压抑自己的变态的欲望,努力的控制好自
己,将自己的欲望深埋心中,让自己无论何时,都要更像一个「圣女」。   虽然失望,但是我不后悔,我爱峰,我心甘情愿为他舍弃一切,包括我淫荡
的欲望。曾一度,我遗忘了自己的淫荡,高贵的享受着峰的「爱」。可惜,这只
是假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工作的忙碌,空虚的我发现淫荡的欲望又回来了,
比以前更加的强烈。比以前更加的变态……   这股欲望渐渐地压制不住了,它是那么的想要释放出来。它让我在羞耻和痛
苦中能够得到更大的快感,它是那么的变态,让我更加的不敢向「峰」有坦诚,
我只能背着「峰」自己去满足。天那,我是多么的淫荡,我是多么的变态……我
恨自己。我是淫荡的女人。   我叫琳,我是一个愚蠢的女人。   我一直以为自己很聪明,我可以在事业和家庭上双丰收。每一件事都是处理
的那么自如。可是,X涛,让我知道了自己是那么的愚蠢。   他是我的学弟,也是我的下属,他很阳光,就像是十年前的峰一样。他很乖
巧,如同自家小弟弟一般。相处了一段时间,给我一种错觉,他就是我父母期盼
着的儿子,我那从未存在的弟弟。在峰不在的日子,和他一起相处让我也产生了
一丝的温馨。   他如同听话的弟弟般讨好着我,恭维着我,给我带来了一丝的温暖。我聪明
的以为,这是老天在补偿给我的,让我有了另一个亲人,一个「亲弟弟」。可是
这个「亲弟弟」毁了我的人生,毁了我的清白,毁了我的一切,毁了我最重要的
「家」。   他要的不是亲情,而是我的肉体。他像恶魔般的一步步紧逼,可笑我还自作
聪明的以为这是对姐姐的依恋。终于,在那个晚上,他强上了我,可恨的是我还
原谅了他,愚蠢的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就当还他个人情!」   以为这样就能摆脱他。可是饿狼会放过可口的美食吗?于是,第二次,第三
次,第……饿狼一次次的得手了,我一次次的原谅了他。他处心积虑的预谋成功
了。他诱发了我的淫荡的欲望。控制了我变态的肉体。而我,却傻傻的不知道反
抗。一切就源自我淫荡的身体和自作聪明默认的亲人「弟弟」!   天啊,我都做了什么!我一次次的背叛了峰,背叛了我的家。背叛了真正的
亲人。我是这么的愚蠢,这么容易的就落入了圈套。还不知醒悟……也许我的内
心早就知道,但是我的肉体却让我沉默了下去……欲望大过了理智!我真是太恨
我自己!我是个愚蠢的女人。   我叫琳,我是一个天真的女人。   我是那么的自大,曾经以为自己能控制一切。我出轨了,出轨后我淫荡的肉
体得到了满足,我变态的性欲得到了充实。虽然我的心灵饱受着自责和摧残,但
是我的肉体是快乐的。天真的我竟然没有把这一切向丈夫去坦诚,去争取原谅和
宽恕。反而自以为是的去欺骗和隐瞒。   我以为我能够很好的处理这一切,一方面维护着我最重要的「家」。得到来
自丈夫「峰」在我心灵中光明的爱。另一方面又能保持着偶尔的放纵,得到来自
「弟弟」X涛带给我肉体上的愉悦。殊不知人在做,天在看。没有不透风的墙。
事情终于还是被丈夫发现了。   虽然我早已经知道有这么一天,但是,天真的我还以为自己能够避免这一天
地到来,或者我内心中更真实想法的是期盼着这一天地到来,这样我就可以不再
天真下去,不再沉沦下去,而得到解脱,得到救赎……哎,不管怎样,我是个天
真的女人。   我叫琳,一个悔恨的女人。   我背叛了我的老公,我红杏出墙了。那一切都是因为另一个男人「X涛」。
我爱他吗?不,我不爱。我恨他,我恨他破坏了我的幸福,伤害了我的亲人,更
伤害了我的至爱「峰」。我恨他,虽然我很淫荡,但是坚定的「爱」还是让我能
够压制住自己的欲望。   要不是他的刻意设计,我是绝对不会出轨的。我是淫荡,但从小的教育,峰
的爱护,女儿的笑容都制止着我去想,去做这种伤害和破坏我「完美」的家的不
道德的,失去「责任」的下流举动。   在他的刻意前,我从未想过这种事情。但是,在他的设计下,我却做了……
比起恨他,我更恨我自己,为什么没有坚定的去制止这一切,为什么在错了一回
的情况下,要错第二回。为什么管不住自己肉体的欲望而沉沦下去。为什么总是
在决定结束时,却给了自己最后放荡的理由。   我恨自己,我恨自己的身体,我恨自己的欲望。我更恨自己的虚伪,如果能
早点向「峰」坦诚……我恨我自己好傻,肉体上的愉悦怎么可能替代心灵上的寄
托!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但是一切都明白的太晚了,我已经出轨了,峰也已经知
道了,我怕,我现在才知道我有多怕,我害怕我失去「峰」,我,失去妞妞。失
去这个「家」……   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现在只能尽力的去弥补,去挽回,去赎罪,去
留下这个「家」,我最重要的「家」……不管「峰」怎么对我,我都会忍受,那
怕是持续忍受终身的寂寞、空虚和无助;永远失去自己的尊严、地位和思想;需
要一辈子小心翼翼地活着,甚至是付出的是我的生命,只要他还要我,这就够了
啊……   我好恨……我好恨自己。是我亲手造成了一切,这些都是我的报应,是我应
该受到的惩罚……我所做的是那么的无耻。我要去承担这一切,正是我自己伤害
了自己的「爱」。我一定要努力的去赎罪……我是一个悔恨的女人。      ***    ***    ***    ***   第一次是在半年前。本来已经对X涛有所警觉的妻子对那小子有所疏远。但
是耐不住那小子的死缠烂打下,妻子逐渐放松了警惕,不可否认,那小子阳光俊
美的外表确实让人赏心悦目。一口一个琳姐也让妻子在潜意识里把那小子当成了
弟弟。于是,两人的交往也就逐渐多了起来。   但在妻子的意识里还没有联想到男女之情。只是觉得多个弟弟也很好。这种
姐弟亲情让妻子的内心也很享受,也很快乐。对那小子的戒心也就越来越小。在
这种情况下,终于有一天,那小子提出要和妻子去母校怀旧。   妻子欣然同意了。两人驱车来到了母校,重怀了下旧日校园。诉说着旧日情
怀。气氛很温馨。后来,那小子说带妻子去个好地方。就带着妻子来到了郊区那
片僻静无人的湖畔。两人在月色下一起在车中看星星,看月亮。(G大啊!的确
是很汗……)自感到时机成熟的那小子露出了豺狼的爪牙。开始逼近妻子。   沉醉在氛围中的妻子没有意识到危险地来临,当妻子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
落入了那小子的怀抱。性感的双唇已经被那小子攻陷了。妻子开始反抗,但是狭
窄的空间使妻子无处可逃。在逐渐无力的推拒中那小子得逞了……   事后,那小子还准备哄哄妻子,但心碎的妻子推开了那小子,哭泣着没有理
会他,那小子感觉不对,灰溜溜的下车跑掉了。   第一次后,伤心的妻子决定如果那小子再纠缠,她就准备翻脸。   可是第二天那小子一大早就来扎妻子道歉,狠狠得抽打着自己的脸,痛哭流
涕的说自己该死,都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并保证以后绝对不在骚扰妻子。态度诚
恳的不得了,看着他的信誓旦旦的可怜样子,妻子心软了,想着就当这次是还个
人情给那小子,就原谅了那小子。   第二次是在第一次的三周后,期间那小子果然像说的一样不在骚扰妻子。对
妻子反而越发的恭敬起来。看到是这个样子,妻子放下了戒心,以为和那小子的
事就这样结束了,上一回就当是个噩梦,都过去了。   可是那一晚,刚好他们加班结算,期间很累,那小子和往常一样,中间恭敬
地送了几次咖啡,失去戒心的妻子也没在意,都喝了。可是过了一阵子,妻子感
觉身体里的欲火好像被什么点燃了,越来越炽热。   妻子也没想到是咖啡有问题,只是以为很长时间没有和老公亲热身体敏感,
害羞着自己身体的淫荡。随着时间的继续,妻子的欲火越来越强烈,神智都开始
模糊了。忙完后,大家都告别回家了,最后就剩下了强忍着的妻子。   无人的环境使得妻子再也忍不住身体上的强烈需要,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不由
自主的自己解决了起来,高潮后神智稍微清醒点的妻子发现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时
候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内,用手搓动着裸露着的阴茎目不转睛地盯着妻子。   此时已经欲火缠身的妻子感觉那小子外漏着大鸡巴的样子是那么的亲切,那
么的俊美。那粗大的阳具是那么的令她渴望,令她醉心。神智一下子就模糊了起
来,已经按耐不住的欲火一下子膨胀到了顶点。下意识的和走近的那小子抱在了
一起……   那一夜是疯狂的,被欲火填满了的妻子放开了一切,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
么,只知道疯狂的索取者……还不由自主的按照着那小子的吩咐摆着各种淫荡的
姿势,配合着那小子的冲刺,期间那小子似乎还照了不少的照片。这一切直到妻
子兴奋地昏了过去为止……   凌晨,清醒过来的妻子发现那小子在温柔的擦拭着她狼狈不堪的身体,那种
专注的神情,温柔的动作再配合着一张英俊、年轻的面孔,活像一个正在认真工
作的小弟弟。让她忍不下心去责罚。   再加上他发现妻子醒来后恐慌的跪在妻子面前,不住的磕头道歉。磕的头都
破了。也使得妻子心中更是不忍。最主要的是妻子当时没有反应过来是那小子下
了药(以后明白时已经深陷进去了),还以为大家都有错,是自己羞人的欲火导
致了这一切。以及那一晚前所未有的快感令她陶醉不止。于是妻子原谅了他。   再次的出轨让妻子更加内疚,感到自己更加的对不起我。   但是,一直压抑着的,潜藏着的淫荡的本性再也控制不住,那一晚肉体的快
感使她辗转难眠。回味无穷,再加上那小子确实掌握了妻子的心理,几天后主动
的交出了「所有」的照片和存档。并将自己盗用公款的把柄交给了她。还保证一
切顺着妻子的意思,坚决不破坏妻子的家庭,只是自愿充当性工具去满足妻子的
需要。一切遵照妻子的安排。愿意当一个听话的小弟弟。   那小子的听话表现,让妻子感到那小子确实不会破坏自己的家庭,以及手中
握着那小子把柄。   这一切都使得妻子放下心来,失去了压抑自己本性欲望的枷锁,后来在一次
和我不愉快的对话后,抑郁的情绪让那小子发现了。   在那小子高明的手段下没能按捺住自己越来越强烈的欲望,又搞在了一起,
这一搞,没想到就彻底的被那小子控制了情欲,彻底的搞在了一起……尽管每回
完事后,让妻子越来越自责,但是情欲被控制住了,让她割舍不了,就越陷越深
了……   「控制了你的情欲?变态的情欲?怎么控制的,说详细点。」妻子的回答令
我不满。   感到我不满的妻子更加羞耻的诉说了下去。   原来那小子真的是很会玩,嘴上还很甜,很会掌握妻子的心理,像温柔的鸭
子一样一点也不违抗妻子的意思,妻子说不舒服他立刻停。还时不时的像孩子一
样撒个娇。搞的妻子舒心无比……   他也不是一开始就上那些变态的玩法。而是循序渐进,把妻子淫荡的肉体一
点点的引导着,开发着……   开始一两次偷情还都正常,但是每次都换不同的新鲜花样!妻子的肛门就是
第五次时给温柔的破了。   后来,那小子发现了妻子有充分被虐的体质,开始调教了起来,先是利用静
的视频,放跳蛋,塞假阳具,灌肠,肛交……   后来就开始捆绑,虐奶,一些轻度的不会留下痕迹的妻子可以接受的SM游
戏……   中间还一次次的充分利用了妻子提起我时的不满,以及妻子对撒娇的无法抵
挡。提出了一系列无耻,变态,淫荡的要求。   因为把他当成亲弟弟的妻子对撒娇的无法抵挡。以及因为「心」在我这里的
妻子无法也不能给他「爱」,所以隐隐感到愧疚,想给他点补偿,加上每一次的
「新」花样都给妻子那淫荡的身体和日渐变态的肉体欲望带来了无比的刺激和满
足。心里也出现了隐隐的想去尝试一下的念头,所以每次就都满足了他的要求。   这样,越来越刺激的游戏让妻子的肉体越来越开放,越来越满足。欲望就这
样被那个小子控制住了,肉体也向那小子彻底的投降了……   虽然肉体和情欲被控制了,但是妻子的心灵却越来越内疚,越来越悔恨。每
一次过后都想要结束掉,可肉体的欲望使她无法主动去结束这一切。而那小子就
更不会了。于是越来越愧疚的心理让她虽然害怕被我知道,但是有隐隐的希望我
能够早点发觉这一切。结束这一切……   妻子矛盾的心里越来越不安,像一块越来越大的石头压在她的心头。负罪感
越来越重。越来越想摆脱出来,刚好,上一次我跟踪失败郁闷的喝醉酒的表现让
她觉得我好像已经发现了点什么。于是害怕暴露的她下定决心要结束这一切。   她通知了那小子。让那小子以后都不要来找她,两人之间的事到此为止。反
过来她对我就用更加无微不至的照顾来隐瞒这一切,来赎自己所犯下的罪。   这一切要真能这样就好了,可惜还是坏在了自己的手里。那小子听说要分手
根本就不愿意,但是在她的坚持下也没什么办法。就苦苦哀求要最后做一回留念
一辈子。妻子心软下同意了,但让那小子听她安排。于是在我「去广州」后,在
反复确认了安全的情况下,抱着最后一次出墙的心理,定了大酒店的豪华套房,
准备最后疯狂一次,结束这一切。   结果……   听完妻子的诉说,我也无法确定自己此时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心理如同五味
交错,百感纠集,真是乱如麻。憋心极了……   妻子看了看我,小心的继续说了下去。   被我抓住后,慌恐的她害怕两个人闹出什么来,就想阻止我上楼捉那小子,
但是看见我愤怒的样子又不敢再继续阻止,幸好那小子跑了……后来就的我就都
知道了。   现在,她也不敢祈求得到我的原谅!至于我怎么对她,她都会承受。但是只
要我还要她,她就满足了!只要我不离开她,只要我喜欢,我高兴,她怎么样都
行!哪怕昨晚她从未尝试过的那样也行!   听到这里,正思绪混乱的我突然笑了,不由讽刺着。   「没尝试过?还有那件事你和那小子没做过?你说说看!」   妻子越发羞愧的小声解释着:「我没……没有试过那样当……当……当母狗
溜……」   「哦!那那小子是怎么溜你的,是不是就跟昨天在天台上一样拴着狗链?」   我狠狠的问着。   「是。」妻子低声的回答。   「是不是牵着你爬?」我怒上心头。   「是……」妻子咬着下唇,闭上了眼睛。   「是不是屁眼也插着狗尾巴?」我更加愤怒了。   「最后一次也插了,没昨天大……」妻子低下了头,细声回答着。   「靠!没昨天大?你还要多大?」我怒火中烧,大声呵斥着。   「贱货!说,是不是后来还要撒尿?是不是?」   「不都是……」妻子声音开始颤抖。   「不都是,骚货,你还骗我?怎么个不都是?你不是喜欢叫人抽骚屄吗?X
涛没给你抽出来?」   「没有,没骗你!昨天真的是第一次那样,X涛也抽了几下,疼,我没让他
继续,后来他就放弃了……我们从来没在人前做……做过……真的没骗你……」   妻子一下子抬起头挣开眼。恐慌的辩解着。   「呵呵,这么说你还挺委屈?没在人前溜就不叫溜?而我还很荣幸了!还能
让您没放弃,不容易啊!还给我留了点……」我气急败坏的挖苦着!   「不是,我不是……呜呜……」妻子明显不知道怎么解释,慌乱中眼泪再次
汹涌而出。   看着她那恐慌的样子,不知为什么不由得感到很烦,感到不想再看见她,于
是我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看到我起身要离开,妻子像上次一样猛的朴上来,抱住我的腰,没等她抱紧
我狠狠地甩开了她,她又爬起来追上了我,抱住了我的大腿,我甩了几下,这次
抱得很紧,没能甩开……我也不甩了,带着她就向前走去,她被拖在地上带了十
几米,但手却越抱越紧……看着她趴在地上被我拖动却怎么也甩不掉的身子,我
无奈的停下了脚步……   「松手啊,你还要怎么样?」我憋气的说着。   「对不起,呜呜……真的对不起……呜呜……是我下贱……呜呜……是我淫
荡……呜呜……看在妞妞的份上,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别离开我……」   「看在妞妞的份上?你叫我怎么看?你做狗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你做那些
变态、恶心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现在想起来了,现在你知道自己的下贱淫荡
了!和X涛做哪些变态、恶心事的时候你知不知道?够了,你还是去找你的小白
脸吧!我伺候不起你,放手……」   我越说越怒,越说越狠,心里只想离去,心里的那股火仿佛要把自己点燃,
烧的一点也不剩……伤人的话不断地从口中发泄而出……   仿佛已经知道松开手就会彻底失去我,失去女儿,失去这个家。听着我这些
恶毒伤人的话,妻子并没有像上次一样放开,反而抱的更紧了……   「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只要你高兴,随便把我怎么样都行,你狠狠地
惩罚我吧……求你了!别离开我……我真的不敢了……」   妻子一边苦苦的哀求着,一边死死地抱住我的大腿。抱得越来越紧。   「好,这是你说的!我怎么着都行是吧?」无处发泄的怒火被妻子的哀求引
爆了……   「婊子,松手,脱衣服……不是爱装狗吗?我今天让你装个够……」我转身
大吼着。   妻子看了看转身的我,感到我没有离去的意思了!顺从的松开了双手,转向
了自己的身体,快速的解除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直至一丝不挂……             伪续四(即第十一章)   某一张光盘。(湖畔遛狗)   画面开始,镜头中出现2个人,一辆车。人是妻子和X涛。车是琳的车,地
点是小湖湖畔。时间是夜晚。   镜头有些远,但是夜晚的湖畔比较安静,DV是个好DV。所以人物和对话
都比较清晰。   两个人站在车前。都是一身工装,看来是下班后直接过来的!   X涛从后面搂住了琳,温柔的允吸着妻子那敏感的耳垂。   低声和妻子调笑着。   「琳姐,你的耳朵好性感啊!几周没亲我都想死了!」   「嗯……嗯,你个小坏蛋,就会说好听的!要死了怎么还没死啊!」   「呵呵,我死了你找谁伺候你啊!你舍得吗?」   「滚,谁需要你伺候!快点去死!」   「真的吗?那我可真走了!你别后悔啊!」   X 上一篇:【杨家将】(1 下一篇:【欲海娇娃】(新欲海娇妻)【全】